CyanⅣ

54号街。

舜远/折耳。

2。排斥的身体接触。 

随着意识的清醒,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有些发麻,上面有些乱七八糟的睡痕,还有手指上偏偏的牙印。便知道是自己昨晚捡来的小猫在作乱了。

始作俑者还在被闹钟吓得丢了魂似的,缩在床角。舜揉了揉自己翘起的毛,把小猫捞过来,稳稳地抱着,安抚般的语气“没事的,小家伙。”


舜意识到应该让他的小奶猫了解这些东西了,想着想着走了神,听到它奶声奶气的叫声才回过神来“对了,叫你尽远吧,尽远·斯诺克。”舜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奶猫,恰好与奶猫的视线相对,他并不能看懂小奶猫的眼神,但他能感觉,小奶猫对这个名字很敏感。

拍拍尽远的脑袋,把它放在枕头上,自己走到衣柜前拿起了自己许久不穿的休闲服,套上,到洗漱间里做好一切该做的,把自己的长发收拢绑得高高的。“今天是周末,我带你去体检,然后打疫苗。”

仿佛是尽远能听懂一般的交代着今天的行程,说不定真的能听懂呢?舜对这个莫名其妙的抱有一丝的希望。想着把尽远小奶猫抱了起来,拿了钥匙和钱包走出了公寓。因为就在公寓小区附近,舜决定走路。

尽远,确确实实的听懂了。

舜很少这样出门,身上的休闲装像是新买的一般,再抱上一只乖巧趴在怀里的折耳猫确实是引人注目。

尽远的尾巴搭在舜的手臂上,自己的爪子搭在舜的肩膀上,也不知道这样累不累但是尽远似乎是很乐于趴这个动作。微微弯折的耳朵轻轻的煽动,琥珀色的瞳孔倒映出舜的面孔。

随即扑面而来的是消毒水的气味,尽远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似乎打了个喷嚏。舜以为是还是奶猫的尽远冷了,把小家伙塞进了自己的臂弯里。

“欢迎光临,先生。”一个服务生看来是个很阳光的男孩子,抱着一只舜不认识的猫,和他的折耳猫不一样,那只猫黑色的瞳孔很亮,打量着进来的一人一猫有些警惕的意味。舜暗自责怪了自己一声,下意识打量人的职业病又犯了。 

“我来给它做个体检,还有打疫苗。”

舜抱着尽远走进了那个服务生,并没有将尽远放下了来的意思。

服务生怀里的猫后腿一蹬,一跃而下,在舜的脚边转了转又离开了,尽远好像很紧张。

“您的猫看来是很紧张,它是从哪里买的?是不是那户人家的折耳猫产下的幼猫?”

“这是我在楼下捡的。”

“好吧,请给我您的小猫,我带它去体检。”那位服务生似乎对于舜的回答有点无奈的样子。

舜把尽远放在服务生怀里,正要松手,尽远却突然不干了,死死的抓着舜的手。后腿还不停的乱动,舜怕它摔下来,只好重新抱了回来。

“您的猫可真不像是捡回来的……”服务生一向以动物的亲和力为荣,如今只好尴尬的擦了擦脸上并没有的虚汗,“这样只好您全程陪伴体检了,请问有这个时间吗?”

大多数宠物的主人把宠物扔在这里是没有时间的来陪自己的宠物做这些检查的。这个青年看起来也不想是整天无所事事的,这个服务生想着这段时间和这只可爱的折耳猫好好相处。

“没问题。”舜打破了他的幻想。

服务生有些垂头丧气的说“好吧,请跟我来。”

一系列的检查做下来,一切良好,甚至是健康状态完全不像是捡来的猫。

“现在要为您的折耳猫做一项特别的骨科检查……这对”服务生耐心的说着,准备对这个看起来对折耳猫一无所知的青年科普,尽远却突然从桌边缘了滑了下来,舜下意识的去接,结果还是让尽远摔了下来。

“好了,都健康就行了。”舜似乎能从尽远的眼中看出它对体检的排斥,舜有些不耐烦了。“打完疫苗就结账吧。”

“可是……”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发在我的邮箱里我会看的。”舜从不远处的收银台上留下了自己的邮箱和名字。

一人一猫离开这个小小的动物医院。

舜回忆起这个时候,只有满心的悔恨,也许在多呆一会,就一会。

就好了。

————————

好累啊x下周体考,也许就可以一口气更完了

没有存稿太累了。

评论(5)

热度(10)